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百草园 >> 生活故事 >> 内容

妈妈说(致母亲的一封情书)

时间:2019-1-16 11:03:38 作者:李明真 来源:王老吉雅安工厂

(一)

妈妈说:做人要诚实,这是根本。

那时三半岁,一九九四年,玻璃杯还很少出现在农村的年代,失手摔裂了爸爸的玻璃杯,灵机一动转手塞给哥哥,毫无疑问地哥哥挨了一顿胖揍。事后妈妈从我虚的不能再虚的笑容里看出来端倪,她说了这句话,她对我讲犯错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犯错后的态度。而在未来的三十年里,这句话一次次鼓励着我接受批评、接受失败、接受现实,让我有足够的勇气接受一个事实:吾生于平凡,终将归于平凡。

(二)

妈妈说:从小偷针长大偷金,别人的东西再好不动分毫。

那时七岁,一九九七年,带有麦穗的铝制硬币还在流通,零花钱的来源局限于地上捡到的。好动的我,从爸爸的编织袋中翻出十几枚“1”旁边写着“元”的硬币,买了五根辣条。“东窗事发”之后,我还在纠结硬币旁边的“角”什么时候换成了“陈茨元”(我们村儿的村名)的“元”,妈妈告诉我这句话。懵懂间记住了一个理儿:东西不在大小,不问自取便为盗,想要的话就靠自己的双手挣一个更好的!

(三)

妈妈说: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

那年八岁,一九九八年,七月的正午,生命极强的杂草皱巴着,好像下一秒就灰飞烟灭。因为哥哥做好的饭便全部打包送到十里外的玉米地里,我一路哭闹跟到了田里。看到十三岁的哥哥抢过父母手中的冰冷的水管、招呼他们吃饭,我才想起吃过零食的自己最不该喊饿。现在每每深夜梦醒,脑海中划过那些不懂事的我、无理取闹的我、不懂体谅的我,心中微微坠疼。

(四)

   妈妈说:笨鸟先飞早入林。不会就学,一遍不会破十遍,十遍不会破一百遍。

那年十岁,千禧年,六月的西瓜很香甜。语文四十二、数学二十四,很顺利的再次请了家长,怕挨揍,趁着老师和爸爸谈话的时间偷偷躲到了放学路上的草垛里,直到傍晚才慢吞吞回去。路上碰到满头大汗的父母,心提到嗓子眼,皮面也绷紧了,爸爸开口“我不打你,回家”。后来妈妈说一向胆小的爸爸已经做好准备去村里的代销店报警了。这年夏天,妈妈对我说了这句话。百遍之约,我做到了,接下来的十几年里我的成绩从未出过全校前十,一直到高考才打破。

(五)

妈妈说:金窝窝,银窝窝,不如咱家的狗窝窝。

那年十三岁,二零零三年,全国上下谈“典”色变。整个暑假全校师生都集中在村委会的大堂里,我们像被禁锢的鸟儿,偶尔趁老师不在偷跑出去,在神秘的隔离区徘徊看稀奇,空闲之余尤为期待我的中学生活。于是,仅有的返家时间都被我拿来询问乡镇中学,后来是县城高中,慢慢地憧憬大学最多的北京。后来我竟魔怔了,嚷着要去北京看高楼,读大学。知女莫若母,妈妈看出来苗头,带着我去乡镇转了一圈,看着被贴满瓷砖的小高楼、各种各样的美食、精美的小首饰吸引而挪不动步子的我,妈妈讲了这句话。后来兜兜转转,我依旧心里念念不忘的是我河南那个不起眼的“狗窝窝”:向往未来,那是我前进的动力;落叶归根,这是我灵魂的归处。

(六)

妈妈说:今日事今日毕,不能欠时间的债。

那年十七岁,二零零八年春,这是大悲大喜杂糅的一年。以全校第十名被县城最好的高中录取的我高兴不起来,八十九岁的爷爷没等到柳树抽新芽,也没和小辈们告别,在一个清晨永远沉睡,待我知道竟是一个月之后了。我怨时间太快毫无预警,怨父母不告知我,更怨百无一用是书生。那段时间,我几度怀疑学习是否有用,作业亦或是拿来调教未成年人的教鞭。十八岁生日前我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成人礼--彻夜长谈。妈妈说,你我他的相遇是一种缘分,缘来则聚,缘灭人散,逝者会在天上佑着地上的生人,地上的不能总活在过去,要珍惜今时今日。她还说,最好的铭记是忘记悲伤重拾生活,今日事今日毕......“今日事今日毕”影响的不仅仅是我的学习和工作,更多的是我的生活以及情感。

(七)

妈妈说:树活一层皮,人争一口气。

那年十九岁,二零零九年,高考亦国考。生活犹如赌徒的囚场,父母将宝全部压在我和哥哥身上。哥哥顺利地考入本科院校,而我还在骰盅里四处乱撞。妈妈常说学习循循渐进,适可而止,但不可以放弃,不为别的只为争一口气。我花了一个学期背下来一本《中学生实用英汉大词典》,花二个月背下来了高中生物课本、高中数学公式定理,为了增强文言文理解能力我背下了《崂山道士》、《孔雀东南飞》等。每当要放弃时,想想我祖辈五代皆农,靠天吃饭,病来无医,所求无门,处境堪忧,便动力十足。

(八)

妈妈说:吃亏人长在。

那年二十四岁,二零一四年,据报道全国高校毕业生总数达到七百多万元,称为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。我真的毕业了,一纸认证文凭,为十余载寒窗苦守画上了句号。母亲打来电话,询问了我的近况,得知我放弃再读决定踏入社会,她只说“也好”,之后嘱咐了很多很多,我记得最清楚是这句“吃亏人长在”。接下来的工作中,我告诫自己“先做人后做事”,不要为眼前小利忘记做人的本分,做一个“吃亏人”。

(九)

妈妈说:我爱你。

妈妈说,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他们,教育孩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暴力校正,如同想要杨树长得更高更直就必须忍痛砍掉多余的枝杈。

妈妈说,有了孩子之后,就忘了除了父母自己还能是谁。

妈妈说,期待离巢的雏鹰自由翱翔,但又怕花花世界诱惑了那颗赤子之心。

妈妈说,吃水不忘挖井人,不要忘记那些在你落井时搭把手的人。

妈妈说,没能给你衣食无忧的少年,这是我们做父母的失误,但请你知道,我们已经竭尽全力送你到外面的世界。

妈妈说,你们永远都是我的幼子,也许人老只剩话多,但我会守好这个家,等你们累了回来休息!


我记着,母亲侧面的轮廓,那宛如慈祥的菩萨,始终微笑。

我记着,父亲的欲言又止,无声中默默撑起顶天的柱,无怨无悔。

我记着,父母脸上皱褶的数量、老茧的厚度,那是时间的沉淀。

我记着,每一条通往我家门的路,以及一条条水泥路下埋藏着的脚印。

我记着,父母传给我的每一个字,那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的庄稼人一生的执念。

妈妈说,我记着......

作者:李明真 来源:王老吉雅安工厂
  • 爱上广药网(i.gpc.com.cn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编辑登录
  • 电话:020-66281063 邮箱:gybys@gpc.com.cn 粤ICP备05085941号